苹果彩票注册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教育之窗 > 先鋒形象
 
生命,因堅守而絢爛
發布日期:2015-12-24瀏覽次數:字號:[ ]色調調節:

  人無法延伸生命的長度,但可以盡力加深其厚度。   ——題記

  是什么力量,支撐著一位年近90歲的老人,至今還在海島基層奔波,每天為青少年成長操勞?
  是什么信念,讓這位曾經的正縣級領導干部,安心蝸居一間50多平方米的陋室,沒有一句怨言?
  是什么情感,使他看不得群眾受一點苦,卻從不為兒女私情“破例”,決不突破為官做人的原則?
  郭口順,玉環縣人大常委會原主任,現為縣關工委名譽主任、坎門街道關工委顧問。不知道他的人,這些困惑總會縈繞心頭:“這個老人圖什么?”
  眾多的榮譽,對此作了最好的回答。離休28年來,郭口順先后50余次被評為省和臺州市先進個人,7次獲得全國優秀離休干部、全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先進個人等國家級榮譽。
  這是對他一生堅守和付出的褒獎。但郭口順淡然地說:“這沒啥了不起,我只是盡了一個共產黨員的本分。”
  信仰,堅守一輩子
  “住房差點怕什么,一個人最怕思想落后。” ——郭口順
  早上7時,晨曦喚醒坎門。
  每天這個時候,郭口順準時走出家門,去街道關工委上班,20多年來風雨無阻,以致沿途的很多住家,都能估算出他經過門口的時間。一公里長的路程,常讓郭口順感嘆歲月不饒人,但他說:“只要還能動,我就要堅持下去。”
  在外人看來,郭口順的工作單調而枯燥。他總是第一個走進3樓辦公室,架起老花鏡翻閱臺賬,然后和同事一起商談幫教重點。人們說:“他這個顧問,比誰都到得早、干得勤,勸他休息也沒用。”
  其實,這種工作作風,郭口順早在60多年前就已養成。
  這是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老人。1948年3月,郭口順參加工作并入黨,出任聞名全國的坎門英雄基干民兵營的前身——坎門民兵隊首任隊長。在1951年的南排山海戰中,他率領民兵,用小釣船打垮海匪的大帆船,成為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陳列的經典戰例,他也曾受到毛澤東、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先后擔任縣水產局局長、副縣長、縣人大常委會主任等職,1987年離休。
  當年的戰斗英雄,如今已是滿頭白發。時光流轉,無論身居官位還是告老還鄉,不管地位和身份如何變化,郭口順內心的信念不變、執著如初、激情依舊。誠如他自己所言:“能為黨和人民工作,就是最大的快樂。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就要時刻保持一顆積極向上的心。”
  一組數字,足見老人的干勁。28年寒來暑往,郭口順不厭其煩地投入關工委工作,甚至放棄2000多個節假日,相當于比別人多干了五六年。
  一件小事,足見老人的操守。他的辦公桌抽屜里,放著厚厚一疊車船票。一直以來,他上島進山做幫教,義務為青少年宣講,從不報銷一分錢路費、不拿一分錢補貼、不吃一頓工作餐。
  一聲承諾,足見老人的精神。在筆記本上,郭口順工工整整地寫下4條原則:堅持黨的理想信念;生命不息,奮斗不止;事事要起模范帶頭作用;只求付出不求回報。
  誓言無聲,卻字字千鈞。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象一名正縣級離休干部,住房條件會如此“寒酸”。
  這幢有30多年房齡的居民樓已滿是斑駁,郭家的房子只有50多平方米,一個臥室、一個雜物間、一個餐廳,連客廳也沒有。房間只是簡單地涮過油漆,家具老舊,一臺電視機和一只空調是最豪華的配置。墻上高掛的當年受獎照片和櫥柜里厚厚一疊榮譽證書,卻為昏暗的空間增添不少亮色。
  離休那年,郭口順曾在縣城分到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新居,但從領導崗位一退下來,他說自己“已不是領導干部,不能享受這個待遇”,執意交還了新房,要求回到老家坎門居住。組織上見他態度堅決,只得委托他曾經工作過的縣水產局,在坎門的員工宿舍找了一處住所。
  雖然這是一間只有10平方米的房子,郭口順卻住得心安理得。“干了一輩子革命工作,到來頭這么寒磣?”老伴張順花想不通,幾次打算向組織反映,都被郭口順制止:“一個人最怕思想落后,房子差怕什么,能住就行了。”直到3年后縣領導上門慰問,發現實情后大吃一驚,給他安排了現在的這套房子,一住又已25年。
  陋室明志。
  “你這個領導干部算是白當了!”至今仍有人對郭口順感到不解,他只是淡淡一笑:“我是黨的干部,艱苦奮斗傳統不能丟,生活上怎么能要求太高?”
  盡責,捧著一顆心
  “路是靠人走出來的,事是靠人做出來的。” ——郭口順
  每當看到孩子們燦爛的笑容,郭口順的眼神滿是慈祥。
  離休后本該“無官一身輕”的郭口順,心情卻像不遠處的海浪時起時落,總在沉重和輕松之間起伏。看到有一個青少年打架斗毆、誤入歧途,他就感到萬分痛心;看到他們經幫教后浪子回頭、走上正道,他會像孩童般喜形于色。
  “沒有強烈的責任感,怎么能做好這份工作?”街道關工委秘書長駱石綿說。在他眼里,出生漁家的郭口順,既有莊稼漢的淳樸,也有趕海人的堅毅,更有一名老黨員的使命。
  離休之后,郭口順經歷過人生的一次考驗。當地的兩家企業,高薪聘請他當顧問,而當時家中經濟拮據,在紡織廠當工人的老伴因病動手術,急需一筆醫療費。在旁人看來順理成章的事,郭口順這里卻出了意外。“企業請我,無非看中我當干部時積累的人脈資源,假公濟私的事我不干。”他謝絕了對方。
  而此時,一個社會現象引起了他的焦慮:當地一些青少年不務正業、游手好閑,不少學生逃學成風,經常打架滋事,青少年犯罪率不斷上升。“我們干革命圖什么?孩子是國家的未來,他們可不能這樣垮掉。”郭口順為此滿心焦慮,夜不能寐。
  推掉企業邀請,郭口順自告奮勇地出任當時的坎門鎮關工委主任,不要分文報酬,還每天和忙碌勞累作伴。白天,走訪青少年了解思想狀況;晚上,伏案編寫宣講材料……幾個月時間走訪了20余所中小學。
  20多年間,經郭口順幫教的人,不少人事業有成。在他們心目中,郭口順就是一抹溫暖的陽光。
  坎門人阿林如今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幾年前,他卻是個綽號“天不怕”的小混混,整天惹事生非,家人早已撒手不管。看到郭口順一次次上門說教,阿林不勝其煩,無奈郭口順極為“難纏”,始終不肯知難而退,便有意刁難說:“你這么熱心,就弄輛三輪車給我做生意吧!”誰知幾天后,郭口順果真掏錢買來一輛三輪車,喘著粗氣推到他家門口。一向魯莽的阿林,內心深處似乎被重重撞擊了一下,人生從此發生了改變。
  上世紀90年代末,坎門毒患蔓延,吸毒者中青少年占八成。郭口順見狀又焦急起來,提議關工委開展禁毒幫教。“這件事非常復雜,沒有現成經驗,還有人身風險,碰不得。”見大家有畏難情緒,一向和顏悅色的郭口順突然發脾氣了:“面對違法犯罪無動于衷,還算什么共產黨員?”
  在郭口順的堅持下,禁毒幫教在艱難中起步。如今,有400余名老干部、老教師、老民兵、老漁民被他的執著感動,成為禁毒幫教志愿者。2007年3月,經他牽頭,坎門建起了全省首個“禁毒陽光會所”,今年6月榮獲全國禁毒工作先進集體。
  一心向著目標前進的人,整個世界都會給他讓路。多年來,郭口順和同事深入學校、農村和社區,為30多萬人次宣講1000多次,幫教失足青少年800余名,累計幫教吸毒者345人,其中210人成功脫毒。
  在采訪中,記者問郭口順:“20多年做幫教工作,謝絕企業聘用,至少損失100萬元,值不值?”郭口順反問:“個人損失是不小,但要算社會效益。挽救了那么多青少年,你說值不值?”
  愛民,懷有一腔情
  “這輩子,最看不得老百姓受苦。” ——郭口順
  一個人最可貴的,是歷盡滄桑之后,依舊懷有赤子之心。
  歲月老去,郭口順卻不忘初心。戰爭歲月,他為保護老百姓,與敵人浴血奮戰;硝煙遠去,他心中依然裝著老百姓,共產黨人的本色始終不變。
  雖然已過去了13年,但一位陌生老人的眼神,郭口順至今難忘。
  那次,郭口順在街頭偶遇身有殘疾的郭阿坤老人,老人無助的目光,深深刺痛了郭口順。攀談中,郭口順得知郭阿坤是個孤寡老人,沒有穩定收入,生活過得艱辛。郭口順主動要求到老人家中看看,破爛的房子、零亂的家具、發霉的被褥,無不讓郭口順心酸。回來后,他立刻發動志愿者為老人打掃衛生,并籌集善款,每月給老人送去400元生活費,直到兩年后老人離世。
  正是這種心與心的貼近,讓郭口順對百姓的難處感同身受,即使素不相識也想方設法幫助。他說:“這輩子,我最看不得老百姓受苦。”
  至今,郭口順已通過街道關工委籌集400多萬元資金,資助了180多戶困難家庭。
  今年28歲的李莉莉在一家房產公司工作,時常感念與“郭爺爺”的緣分。17年前,還在讀小學的她不幸患白血病,巨額醫藥費壓得一家人喘不過氣來。郭口順得知消息,就像親人遭遇不幸一樣揪心,東奔西走募捐4萬余元,幫她家渡過了難關。李莉莉考上大學后,郭口順還和熱心人一起,每年資助她三四千元費用。
  可是在人們眼中,郭口順關心別人的下一代,卻不“關心”自己的下一代。而這,也是他心中揮之不去的歉疚。
  一有空,郭口順常去看望因中風癱瘓的大兒子,盡一份遲到的父愛。只是,兒子臉上再沒有表情,也不能喊他一聲父親了。
  還在郭口順擔任副縣長時,大兒子從內蒙古支邊回來,滿懷期待地找他安排工作,沒想到郭口順說:“那么多人等著安排,我怎么能以權謀私?”大半年后,眼見兒子的工作沒有著落,張順花無可奈何,只得從紡織廠提前退休,讓兒子去頂職。不料幾年后企業倒閉,大兒子下崗,多次碰壁仍找不到工作,自己不敢找郭口順,央求張順花來說情。
  郭口順特地找來大兒子:“幫你找工作只是舉手之勞。但我不能徇私情,否則老百姓會怎么看?”聽到這話,大兒子怔住了:平時慈祥的父親,為何這般“無情”?迫不得已,他只能到一家私企上班,卻因勞累過度引發腦血管破裂,全身癱瘓。
  為人父母,誰不愛自己的子女?令人欽佩的是,郭口順的其他3個子女,幾十年來都在各自工作崗位上打拼,也沒有一個沾過他的光。回憶往事,郭口順雖有感慨,卻依然無悔:“干部手中的權力是人民給的,為個人謀私利的事情,再小我也不干。”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