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彩票注册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教育之窗 > 理論調研
 
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的新探索
——余姚基層協商民主發展的經驗及啟示
發布日期:2016-05-05瀏覽次數:字號:[ ]色調調節:

  協商民主作為一種以公共參與、理性協商、凝聚共識為核心要素的實質性微觀民主形式,其價值和生命力在于可操作性。黨的十八大提出了健全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制度的任務,雖然具備了宏觀框架,但微觀的運行機制還處于探索階段。余姚市對基層協商民主微觀運行機制的探索,曾獲中央統戰部全國統戰工作創新獎,對深化當前仍處于開創階段的基層協商民主建設來說,具有重要的啟迪意義。

  基層協商民主的
  實踐探索

  依靠黨委統籌推進,突出統戰部門的主抓職能。余姚市委、市政府堅持理念先行,強化黨政領導推動,專門建立市委副書記任組長的領導機構,明確統戰部門的牽頭主抓職能,以制度化、程序化、規范化為重點,統籌推進基層協商民主建設。為保障實施,余姚市委將“三化”建設納入鄉鎮街道領導班子實績考核,并聯合相關部門,分階段抓好制度機制、責任體系、平臺載體、程序規則、協商活動等五項基礎性工作。
  突出制度總體設計,強化規則引領約束。余姚市委、市政府專門出臺了《關于推進基層重大公共事務決策民主議事協商工作的指導意見》以及《鄉鎮(街道)重大公共事務決策民主議事協商基本規程》等5個配套文件,對基層協商民主的發展定位、制度機制、程序流程等進行了總體設計。一是拓展民主協商范圍,將協商民主分為基層黨內民主協商、鄉鎮人大政府決策協商、鄉村(社區)議事協商等多個層面。二是細化操作規程,對民主協商的內容、形式、渠道、主體、程序等分類分層進行了明確和細化。三是強化規則的剛性約束,制定了基層重大事務協商必須“三在前、三在先、三不得”的規定,強化了決策前置條件的剛性約束。
  大力推行清單管理,促進協商規范有效。一是議事協商內容、程序的清單管理。分鄉鎮(街道)、村(社區)、企業等多個層面,逐一制定了必須協商的“內容清單”,統一制定“程序清單”,促進議事協商有序有效。二是參與主體的清單管理。分黨務、上級事務,本級全局性、特定區域群體和跨區域、跨單位等事務,分別明確了誰是實施主體。同時,根據協商性質、利益關聯、復雜程度、專業要求和影響范圍,推廣施行了必須參加人+自由參加人+特邀參加人為模式的協商參與范圍對象確定機制,提高了民主協商的代表性、科學性和有效性。三是民主協商年度計劃的清單管理。根據黨政關切、社會關注、群眾期盼和改革發展穩定之需,按規定程序制定好年度民主協商計劃,明確協商議題、協商形式、參與對象、實施責任人(部門)和時間節點安排,提前做好協商各項準備工作,增強了基層協商民主的計劃性和實效性。
苹果彩票注册   注重平臺載體創新,推進多形式、多層次協商。余姚市注重搭建協商平臺,保障協商多形式、多層次開展。一方面,發揮好法定機制和現有組織平臺中的作用,對基層現有的黨員議事會、村民議事會、共建理事會等議事協商平臺進行規范提升,增強其建言獻策、協調矛盾、增進團結的功能;另一方面,根據發展需要,分鄉鎮(街道)、村(社區)等層面搭建新的協商平臺,將基層民主協商的工作覆蓋到各個層面,保證了各個層級的重大公共事務都有一個協商平臺來組織實施。

  發展基層協商民主的
  經驗啟示

  加強領導,明確統戰部門主抓職能,統籌全省協商民主發展。
  黨的十八大以來,發展協商民主成為我們黨深化政治體制改革、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的自覺選擇和重要方略,我們必須站在全面深化改革、提升治理能力的高度,通過加強黨委領導來統籌推動和引領,以促使其有序推向前進。我省基層協商民主發展得早、協商民主實踐創新十分活躍。為了推進全省協商民主的發展,必須進一步加強黨委領導,在省級層面,建立統一、明確的領導機構,可總結余姚的做法。
  協商民主是實現政治體系和社會民意互動的重要途徑。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指出,協商民主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是黨的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的重要體現。因此,黨委要把發展協商民主當作新形勢下做好群眾工作、鞏固執政地位的重點工作來加強。協商民主和統一戰線在功能上高度契合,在現有政治體制下,明確由統戰部門來牽頭主抓協商民主的發展更具有合理性,主抓協商民主具有天然優勢。明確統戰部門的牽頭主抓職能,可以把自發散亂的多渠道的協商民主實踐形式統攝于黨委的領導之下,有利于協商民主有序、規范、體系化發展。
  以“制度化、程序化、規范化”建設為重點,加強省級層面的制度總體設計,促進協商民主規范化、制度化發展。
  我省基層民主協商的實踐起步早,運用也多,但也存在制度化權威不足、微觀運行制度不規范、協商隨意性大以及協商形式化、效果差等問題。這就要求在省級層面加強制度總體設計,建立和完善協商民主具體運行的制度機制,通過制定統一性的制度規定和實施指導意見,來增強制度的剛性約束,推進協商民主的規范運行。余姚市在推進協商民主“三化”建設方面的有益探索,其對協商民主微觀運行機制和實施保障機制的總體設計,對于如何完善基層協商民主的制度建設提供了很好的參考。浙江一些地方協商民主發展得比較成熟,有不少成功的經驗,如果能夠對這些地方的成功經驗進行總結,把來自實踐的具有普遍性的規律性認識上升到省級層面加以提煉、設計,使之在全省推廣,無疑將大力促進全省基層協商民主的發展。
  注重思路、載體、模式創新,提升基層協商民主的實效性。
  注重工作思路創新。在基層民主實踐中,民主協商的形式豐富多樣,有民主懇談會、議事會、民情溝通日、居民論壇、網絡論壇等,這些民主形式大體上可以分為溝通性協商民主、協調性協商民主和決策性協商民主。雖然協商民主的功能較多,但其實踐價值更為重要的是促進決策民主化。余姚市在工作思路上堅持把民主協商融入決策程序和利益協調之中,將基層協商民主的發展重點確立為“四公一熱”(重大公共事務、公共決策、公共利益、公益事業和民生熱點難點問題)的民主協商上,為基層協商民主的實踐提供了明確的指引,避免了基層民主協商發展的寬泛性和模糊性。
  注重協商載體創新。目前,基層協商民主的形式較多,但也雜亂,作為承載協商決策功能的協商平臺必須有相對統一、固定的設計。以擴大有序參與,促進重大公共事務決策科學化、民主化為出發點,余姚市根據民主發展的需要,分鄉鎮(街道)、村(社區)等層面創建了新的協商平臺,使得各個層級的重大公共事務都有一個固定明確的協商平臺來組織實施,從而避免了實施主體的模糊性,保障了基層協商民主的多層次、多領域的有效進行。
  注重協商模式創新。余姚市推行的清單管理機制,圍繞“協商什么、與誰協商、哪里協商”等問題,將復雜的協商民主活動,細化為具體、明確的操作流程,明確了每個程序的責任主體、工作時限,有效防止了協商內容不明確、協商民主開展隨意化以及協商過程不規范、協商形式化等弊端,促進了基層協商民主的規范有效。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