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彩票注册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組工信息 > 媒體聚焦
 
寧波象山鄉村善治干了什么大事?中央各大媒體集體聚焦
發布日期:2019-06-14信息來源: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等瀏覽次數:字號:[ ]色調調節:

近期,《人民日報》頭版刊發文章,講述浙江念好鄉村治理“三治經”,其中還講到了象山縣的“村里的事,村民說了算”。同時,《光明日報》《經濟日報》等也紛紛刊文,講述象山百姓充分參與建設自己的家園,村里的事村民參與、村民決策,讓山村發生巨變。晚間的央視《新聞聯播》播出了題為《浙江鄉村治理新思路:“三治融合”》的報道,其中也提到了象山的“村民說事”制度。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加強農村基層基礎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近年來,浙江省不斷加強和創新鄉村治理,努力打造“三治融合”,為全國創新基層社會治理提供浙江樣板。

每月的5日和25日是寧波市象山縣墩岙村“村民說事”的日子,這天,村里要討論“喜事堂”該如何利用,小小的村會議室就擠進了30多位村民。但在以前,許多村民對村里的事情并不關心。

近幾年,當地推行“村民說事”制度,把“村民想要的”和“村里想做的”結合起來,讓村民和村干部面對面討論問題、商量辦法。

現在,“村民說事”制度已在象山縣490個村推廣,逐漸形成了“有事敞開說,有事要商議,有事馬上辦,好壞大家評”的“說、議、辦、評”制度。

自治為基,法治為本。調解糾紛、討論村務要靠群眾參與,更要靠法律的保障。在湖州市安吉縣余村的村民調解委員會中就有一位特殊的人,她是村里專門聘請的法律顧問李芳。最近余村要將閑置的房屋出租,合同李芳要把關。

村里的這份租賃合同根據民主議事規則,經過村委會、黨員大會和村民代表大會集體商議過,但涉及到專業合同條款,李芳還是給出了不少修改意見。

村里的大事要講法,小事更要講法。現在鄰里糾紛、事故賠償等等,村民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法律顧問來咨詢。

在桐鄉市梧桐街道桃園村,由退休干部、鄉賢、村民小組長組成的“道德評判團”通過協商共議,評定“星級家庭”,并定期對各類問題進行點名曝光。

村民高美生家因為雞鴨混養產生污水,一顆星都沒有拿到。上個月底村里衛生考核,高美生和老伴把院子里里外外打掃了三回,拿到了村里頒發的“最快進步獎”獎狀。

自治,讓老百姓有了參與的活力,法治,為鄉村治理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而德治,更像是春風化雨潤物無聲一般,改變著老百姓的內心。如今在浙江,村民們都成為鄉村治理的主要參與者、最大受益者和最終評判者。


自治消化矛盾 法治定分止爭 德治春風化雨

浙江念好鄉村治理“三治經”

好一幅江南初夏圖!6月初,記者來到浙江省安吉縣余村采訪。一路綠水潺潺、荷葉田田,一幢幢小洋樓掩映青山翠竹間,健身操隊、舞蹈隊、門球隊等群眾文體隊伍活躍在村頭巷尾……

“余村變成現在這樣,不容易!”村支書汪玉成邊走邊感嘆。

汪玉成為何有此一嘆?上世紀90年代,余村山坡上一天到晚開礦,漫天粉塵讓人不敢開窗。要環境,還是要票子?村干部不論選哪條路,都有群眾站出來激烈反對——村子發展遇到了難題。

遇到這種難題的,不止余村。農村要發展,難免各種利益訴求交匯、矛盾糾紛集聚。彼時浙江的部分農村,一定程度上存在法治意識不強、化解基層矛盾途徑不多等問題。

出路在哪里?近年來,浙江多地創新鄉村治理體系,走上了自治、法治、德治“三治結合”的鄉村善治之路,破解了一個個發展難題。

民主管村,村里的事商量著辦

余村到底該走哪條路?2003年初,村兩委決定“村里的事村民說了算”,數次召開村民大會后最終決定:關停礦山,拋去“石頭經濟”,向生態經濟轉軌。

決定一出,有些在外地沒有參加村民大會的人不干了,氣沖沖地要找時任村支書劉中華的麻煩。還有人在村里散播謠言:“村干部這么做,是為了私吞礦場留給自己”……

因為決定是村民大會集體投票做出的,謠言很快不攻自破。這也讓村兩委班子看到了民主管村的效果。 

老支書鮑新民深情地回憶:2005年8月15日,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冒著酷暑到余村調研,他高興地說,下決心停掉一些礦山,這是高明之舉。

近年來,余村牢記囑托,踐行習近平總書記的“兩山”理論,堅持“三治結合”,為新時代鄉村治理提供了生動范例。

民主管村是“余村經驗”的重要一條——每逢大事,村里要先聽老干部、鄉賢、村民代表的意見。

6月3日,記者來到村部,正好趕上村里開會。村兩委召集10個老干部代表集體討論兩個議題:村里成立物業公司和居家養老中心怎樣更好提供服務。

“成立物業公司想法好。但好事要辦好,得有專人管。”趙萬芳快人快語。

李志榮跟著說:“我也贊成成立物業公司,能提供隨叫隨到的服務,還能為村集體增收。”

“居家養老中心最好能給老人供餐。”陳長法提議。

鮑新民則提醒:“食品安全怎么保證,給多大年紀以上的老人供餐,怎么定價,這些都要考慮周全”……

大家挨個發言,中間有插話、有打斷、有觀點碰撞。村委會主任俞小平說,各位老干部的意見與建議都被詳細記錄了下來,之后村兩委將再開會研究,指定專人形成方案后再提交村民代表大會決議。

在余村,就這樣,村里的事大家商量著辦,村民在參與中真正成為村子的主人。

“村里的事,村民說了算”,在寧波市象山縣,歷經10年探索實踐,村民說事形成了一套完善的制度體系——“想說都能說,遇事要商議,有事馬上辦,好壞大家評”。

“近些年,農村新問題多,只要大家坐在一起好好商量,基本上什么問題都好解決。”在象山縣旭拱岙村村支書葛聰敏看來,村民說事制度是個治村法寶。

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后,村里各項工程越來越多,也為村民提供了更多的勞動崗位。在一次村民說事會上,有村民提出:“村里做小工叫來叫去就那么幾個人,是不是村干部做了手腳?”

葛聰敏聽后,覺得這是件非常嚴肅的事情。會后,他連夜趕到負責工程建設的村干部家里了解情況,盡管得到的答案是那幾個小工是熟練工人因而得到了長期聘用,但他覺得這事不能草草解決。之后,村兩委召集村民召開“民工議事大會”,討論、征求意見后制定了“做工五項規定”,其中一項規定:有意向做小工的村民報名后按照所在小組排序,村里先后輪流安排做工。很快,“五項規定”順利在村民說事會上得以通過。談起這事,村民謝世良夸贊:“辦得公平公正,大家都心服口服。”

“‘村民說事’有點像‘曬霉’,陽光會把霉菌曬掉!”葛聰敏感慨,“一開始,我擔心‘說事’會給村兩委‘添堵’,時間長了之后發現,‘說事’讓老百姓明白,村干部清白,實際上是‘疏堵’的!”

眼下,在象山農村,無論大事小情,“有事,阿拉好好說”已經成為口頭禪,借助“村民說事”平臺,民意“零距離”,干群“面對面”,一起求出了發展的“最大公約數”,畫出了和諧的“最大同心圓”。

依法治村,遇事找“法”成習慣

在浙江農村,“法”字隨處可見。在余村,法治宣傳戶外大屏幕時常播放著普法節目;在桐鄉市屠甸鎮榮星村,村道兩旁、村中長廊等地,隨處可見“酒后駕車違法紀,邪教賭博要嚴打”之類的法治標語。

建設法治鄉村,浙江多地著力開展法治宣傳工作,推動村民樹立起法治意識。司法、公安、城管、綜治各線還與村委緊密配合,堅持依法辦事,村里逐漸形成了“遇事找法、辦事依法”的氛圍。

“自家地上想種啥就種啥,不違法”,這是前些年余村一些村民的想法,村民砍竹毀林、改種白茶的事件時有發生。實際上,私自毀林種茶會帶來嚴重的山體滑坡、水土流失等問題,法律明令禁止。以前,村干部苦口婆心地講,作用不大。現在,駐村法官李芳從專業的角度講解:這具體違反了刑法、森林法哪些條款,以前有哪些類似的判例,很多村民都聽了進去。

駐村法官幫助村民用法解決了一件件土地糾紛、旅游糾紛、勞動爭議,越來越多的村民相信“法”的力量,村民們的法治意識大大增強。

在象山,“村民說事”成為鄉村法治的實踐平臺,越來越多的農民“從信訪轉向信法”。

涂茨鎮推行信訪說事會制度,邀請代表委員、老黨員老干部、鄉賢、公安、法律人士等組成“和事顧問團”,依法評判上訪人的訴求是否合理,共同解決問題。陳姓兩兄弟因宅基地糾紛持續吵鬧上訪6年多,鎮政府協調處理10多次不成,最終通過召開信訪說事會,“和事顧問團”擺事實、講道理、查憑證,兩家人終于簽訂和解書,終止了信訪行為。通過推行信訪說事會,象山一批初信初訪得以有效辦結,一些信訪積案也得以順利化解,去年全縣農村信訪量下降了28%。

更多創新的法治力量在桐鄉市農村涌現。前不久,在屠甸鎮匯豐村的一農戶小院里,一張小桌、幾條板凳,一個“板凳法庭”開庭了。屠甸鎮司法所副所長沈俊杰、派出所警官徐錫光、專職律師俞國鋒、資深調解員姚慧敏、村干部王建發等組成了“評審團”,就村里一戶農家樂老板與房東租金漲價糾紛開展評判。前期雙方各執一詞,吵得不可開交。所幸此次“板凳法庭”開庭,公安民警、專職律師、人民調解員分別從各自職能角度給出了處理建議。最終雙方達成一致,友好地化解了糾紛。

“別看‘板凳法庭’簡陋,但發揮的作用著實不小。它將法律服務觸角延伸到農民家門口,村民很歡迎。”沈俊杰說。

為將法治推向基層,除了“板凳法庭”,桐鄉市還創新性地推出了“法治驛站”“法律診所”等接地氣的服務組織,設立了鎮、村法律服務團,每個村社都配備了法律顧問。他們除普法宣講推動全民守法外,還免費提供法律咨詢和糾紛調解,為村集體重大決策、重要合同進行“法律體檢”,成為依法治村的重要力量。

以德潤村,文明鄉風夯實道德底蘊

“哇!這里負氧離子有4萬多個!”

“趕緊深呼吸!”

在余村文化禮堂前,一群群游客圍著顯示負氧離子量的電子監測屏紛紛贊嘆。

村委會主任俞小平告訴記者,好生態是立村之本,余村空氣好跟推行煙花爆竹禁燃禁放“雙禁”密不可分。

過年過節燃放煙花爆竹是傳統習俗,余村是怎么做到說禁就禁的?俞小平介紹:村委提前介入,發放倡議書;設立“雙禁”警示牌、挨家挨戶上門宣傳;提出“用鑼鼓代爆竹,用鮮花換紙錢”等替代方案;給12戶“雙禁”模范帶頭戶表彰;讓舞龍隊、腰鼓隊、鑼鼓隊巡村增加年味;之后通過村民代表大會,將“雙禁”寫入村規……

因為移風易俗措施得力,從今年元旦起,余村再也沒聽到煙花爆竹聲響。

建設文明新風的不獨余村。象山縣大力實施新鄉村道德提升行動,對鄉風文明產生了很大的推動作用。以往,“人情債”一直是象山農民沉重的負擔。普通婚宴辦四場,每場席開五六十桌,一桌動輒三五千元,紅包2000元起檔……近年來,象山全面開展婚喪禮俗改革,給“人情風”套上了“緊箍咒”。政府主導的同時,各村紛紛成立紅白理事會,將婚喪禮俗整治形成的好風氣寫進村規民約。黃避岙鄉塔頭旺村紅白理事會副會長吳聲達介紹,現在村民辦酒席,都會請紅白理事會上門提供一站式服務,“我們既宣傳,又監督,現在婚喪事簡辦已被村民普遍接受。”

在桐鄉市,道德評判團成為以德潤村的排頭兵。在桐鄉市高橋鎮越豐村,上百戶村民因整村拆遷搬進了新社區,但部分村民老習慣不改,挖掉了社區綠化帶,改種起了蔬菜,社區工作人員勸阻無效,非常頭疼。幸好有道德評判團多次出面做工作,農戶終于認識到了錯誤并主動改正。

越豐村的道德評判團,有村里的老黨員、退休干部和村民代表共11名成員。因為他們享有較高的威望和公信力,在評判陋習、弘揚真善美上,他們的話村民們聽。幾年下來,不少陋習在道德評判團的評判下,都漸漸得到修正,村里的風氣煥然一新。

除了破陋習、樹新風,推進農村德治,浙江還非常注重加強文化建設和道德引領。浙江很多農村都有比較厚重的道德文化底蘊,德治進一步夯實了這種底蘊,也使鄉村治理贏得了更多的情感支持和社會認同。

“以文化人”,浙江很有一套。依托已有的舊祠堂、古書院、閑置校舍,很多農村建起文化場館,過去單一傳承宗族文化的祠堂,而今也變成了傳播先進文化的殿堂。目前,浙江僅圖書館鄉鎮分館就有894家、農村文化禮堂上萬家。很多地方人有書卷氣,村有文化味。

星級文明戶掛牌亮戶,這是余村一景。除了評選星級文明戶,余村還每年評選表彰身邊好人與新鄉賢。“培育文明鄉風”“培育鄉賢文化”等工程的持續推進,使得全村形成了學身邊好人、做榮譽村民、當道德模范的濃厚氛圍。

對此,余村村民胡加興說:“人活一張臉,評上了文明戶,當上了鄉賢,很光榮,大家都更加注重自己的德行,村子就會越來越好。”

在浙江鄉村采訪,讓人印象非常深刻的是:這里不僅富庶,而且和美。以自治消化矛盾,以法治定分止爭,以德治春風化雨,浙江農民“念”著“三治經”,大步走在綠意金光的振興大道上!


敞開說村事、齊心辦村事,象山基層治理凝聚百姓一條心

鄉村振興,讓農民“唱”主角

海風訴說著黨群共建山村的故事,山嵐里一幅幅鄉村振興的象山畫卷正徐徐展開。

鄉村振興,讓農民“唱”主角。多年來,在黨建引領下,象山百姓充分參與建設自己的家園,村里的事村民參與、村民決策,讓山村發生巨變。尤其是象山大力推廣的“村民說事”制度,通過“說、議、辦、評”四個環節,讓村民敞開說村事、齊心辦村事,共謀發展、共享紅利,實現鄉風文明、鄰里和睦。

據統計,今年一季度,象山鄉村旅游接待游客129萬人次,營業收入1.7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34.3%和84.3%。

10年間,當地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長11.8%,村集體經濟收入年均增長12.5%,先后獲評浙江省首批美麗鄉村示范縣、省首批“無違建縣”。

共商,和諧鄉風沐田野

在涂茨鎮旭拱岙村,22幢風貌民居剛建成,古色古香的設計風格,就讓其成為當地一道亮麗風景。不遠處的公告牌上,村規民約被一一列出,大到政策處理制度,小到村內做小工的時長和工錢。村黨支部書記葛聰敏指著牌子告訴記者,這22幢民居的建設權,就是按村民說事定下的村規民約來分配的。

說得公開,做得公正,百姓心齊氣順。去年,旭拱岙村準備建22幢新房,可報名申請的村民有59戶之多。“若分配稍有不當,很容易引起矛盾和糾紛。”葛聰敏說。于是村里就召開村民說事會,究竟怎么分,全由村民們說了算。最終,大家決定:之前配合“三改一拆”拆掉一戶一宅老房子的16戶優先安排建房,余下的43戶抓鬮選出6戶。這樣一來,每個環節都公開公正,大家心里敞亮,自然就沒有矛盾糾紛。

有事敞開說,讓村民充分表達訴求。這便是旭拱岙村乃至象山全縣實現鄉村有效治理的一大法寶。僅去年,圍繞村莊建設、集體經濟發展、基層治理等內容,象山開展各類“主題說事”活動3000余場,參與的村民近4萬人次、新鄉賢1200多人次。從村集體的賬目有沒有貓膩,到村民風聞的村干部作風等問題……凡此種種,只要民有所問,便必有所答。問題說開了,和諧鄉風悄然形成。

在西周鎮隔溪張村,正是靠“村民說事”,才漸漸改變了當地的婚喪嫁娶舊習俗。“過去,象山操辦紅白喜事的風俗過盛,婚嫁動輒宴請三四天,喪事一辦就要七八天,甚至十幾天,百姓不勝其擾。”村黨支部書記賴秀蘭說,去年聽說村民張賽麗的兒子要結婚,自己就上門動員,希望她能按政府主導的新規簡化習俗。起初,張賽麗說什么都不答應。

“樹新風、除陋習,還是得靠大家一起‘說’。”見自己一個人勸不動,賴秀蘭便“曲線救國”,先動員村民們來暢談舊習俗的弊端。在村民說事會上,大伙兒你一言我一語,大倒苦水。一連開了幾次會,村民們的認識變了,張賽麗一家也跟著松了口。最終按新規操辦了婚禮,張賽麗節省了一半費用,兩位新人也直呼輕松。如今,不單單在隔溪張村,象山婚喪禮俗整治內容納入了許多村的村規民約,村民常常會主動打電話請紅白理事會前去記賬、監督。

文明植阡陌,新風沐鄉野。在象山縣黃避岙鄉高泥村,戶外墻繪團隊剛剛完成了村中心廣場的白墻繪畫。正對著大幅的墻繪,老人們在廣場中央的大樹下一邊納涼一邊看,好不喜歡!負責墻畫繪制的象山星翎廣告傳媒有限公司設計師徐儷軒告訴記者,近一兩個月,他們已經為象山5個村繪制了這一類墻畫。“村民們對美麗鄉村的要求不再僅僅是窗明幾凈、道路整潔,也越來越看重豐富的精神文化生活。”她相信,以后這樣的“鄉村訂單”會接到越來越多。徐儷軒他們準備把村規民約、鄉里的孝賢故事都作為墻繪內容,畫到一個個山村里去。

共建,齊心協力辦村事

在象山,新農村建設已從過去政府帶著村民干,發展到如今黨員干部和村民一起出謀劃策、主動參與。也正因為如此,成就了一個個象山農村的巨變。

在黃避岙鄉塔頭旺村,村黨支部書記周斌權這些天都在忙著敦促施工隊,抓緊建設村口的游泳池。“村民們都盼著項目早一天建成,早一天吸引更多游客來。”他說,建個泳池作為民宿配套,這主意不是村干部拍腦袋想出來的,而是村民說事會上村民們大家商量出來的。

村子怎么發展,村民拿主意;建什么項目,百姓說了算。周斌權頗有感觸地說,過去基層干部絞盡腦汁想辦法發展鄉村,卻常常不合村民心意,于是百姓不支持、不參與,甚至還有抵觸情緒。而如今,百姓群策群力,“金點子”一個接一個——從開發灘涂行走、灘涂尋寶、灘涂拔河、劃海馬等體驗式游玩項目,到承接舉辦“斑斕海岸”馬拉松、“斑斕海岸”親子游、文藝晚會等不同類型的文體活動……別看村民學歷不見得高,拿的主意卻符合村里實際,而且參與積極性很高。

百姓參與村務多了,主人翁意識也更強了。“許多工作甚至都不需要我們村干部張口。”周斌權說,之前村里建停車場公園,征地涉及二三十戶村民,有幾戶覺得吃虧,一時接受不了。于是,周斌權把這事放到村民說事會上,讓有意見的村民說出自己的主張,再請村民一起來評一評。這讓幾家有“小九九”的村民感到難為情,很快便點頭同意。在村民齊心共建之下,塔頭旺村新增了游客集散中心、海上景觀亭等標準化景區設施,新建主題民宿13家、床位130余個。

從政府“替民做主”,到百姓自己做主,便是象山推廣“村民說事”制度多年帶來的變化。通過形成“說、議、辦、評”為一體的制度規范,象山實現村務管理、決策、治理、監督全閉環運行。截至目前,“村民說事”制度已在象山18個鄉鎮(街道)、490個行政村全覆蓋,累計召開說事會10720次,累計收集各類議題6.9萬個,采納6.5萬個,協商確定村級重點項目11076項、開工建設10580項,全縣三星級以上黨組織達91.6%。

把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管理權落到實處,村民流轉閑置資源的積極性高漲。在西周鎮尖坑村,利用閑置農房、宅基地,開發打造民宿村;在石浦鎮沙塘灣村,81戶村民集中流轉閑置房屋,引來多家知名旅游企業投資,首期房屋租金170余萬元;在賢庠鎮沈家洋村,閑置宅基地、林地和水庫流轉發展現代農業,村集體年收入增加38萬元……這些大大小小的農村發展項目,無一不是由村民參與共商的。

村民共治促產業興旺,象山又將“法治”理念也植入其中。今年以來,村民說事的主體也越來越多元化,還邀請外來投資者、相關專家等參與共商村事。尤其是,通過建立“一村一法律顧問”制度,政法干警、律師等也參與到“村民說事”中,目前村級法律顧問就有600余名。針對群訪、非訪現象,一些鄉鎮還探索信訪說事會制度——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老黨員老干部、新鄉賢、公安干警、法律人士等組成“和事顧問團”,以評議組身份主動參與信訪說事會,依法評判上訪人訴求是否合理,共同處理解決問題。

共享,釋放紅利齊獲益

眼下,在茅洋鄉白巖下村仙巖風景區內,一條長150米的玻璃滑道正在抓緊建設,下半年就將試運營。滑道的一端連著山頂,俯看山下,青山碧海交相輝映。

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為了帶領全村奔小康,去年,白巖下村黨支部書記胡凱建議由全體村民眾籌資金,修建玻璃棧道,發展鄉村旅游。一連五六次村民說事會,村民們就這個議題反復議論,有人支持、有人質疑。胡凱一邊把自己到外地考察玻璃棧道的情況說給大家聽,通過黨員干部包片聯戶上門做思想工作,一邊讓已經入股的村民動員其他村民。“村民‘現身說法’,效果比村干部做思想工作更好。”

共享發展紅利,村民一個都不能少。去年,玻璃棧道開放后,短短6個月就接待游客18萬人次,實現門票收入460萬元。到年底,每戶入股的村民獲得2000元分紅,并返還8000元股金。嘗到了甜頭,今年當玻璃棧道二期滑道項目的眾籌再次啟動時,全村350戶村民都入股了這個項目。

釋放發展紅利,象山又以改革激活農村閑置資源。在鶴浦鎮的偏遠海島村小百丈村,去年4月村集體收儲15幢儲藏橘子的石頭屋和周邊6000余平方米閑置土地,與一家旅游公司簽訂流轉協議,并頒發了全省首本宅基地“三權分置”不動產證。這本薄薄的證書背后,是在去年中央一號文件首次提出探索宅基地“三權分置”后,象山率先進行改革嘗試,完成了確權、賦權、活權等一系列措施。

得益于此,企業獲得20年使用經營權,放心地投資2000余萬元精心打造“橘香石屋”海島民宿群。由此,小百丈村的老宅也成了“香餑餑”,還“喚醒”了橘園、老石屋、張蒼水兵工廠遺跡等村里的舊文化旅游資源。目前,象山已發放宅基地“三權分置”不動產證69本,盤活和利用宅基地10350平方米、閑置農房12420平方米;接下來,象山計劃在3年內激活利用閑置宅基地及農房1000幢、農民人均住房財產性收入增加50%以上。

喚醒農村沉睡資源,打通工商資本下鄉通道。去年以來,象山流轉利用宅基地引進鄉村度假村、高端民宿等項目38個、總投資超過5億元。通過挖潛宅基地,鄉村旅游、現代農業以及一二三產融合發展有了新空間。隨著新資本進入、新項目建設,越來越多農民變身為“房東”“股東”,增加了財產性收入,也讓他們在唱響鄉村振興這臺大戲時底氣十足。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